青色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夏影窈窕(第四章)_散文网

来源:青色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里,乔瑜娅唱了一遍又一遍。一边喝酒,一边泪流,直到酒喝完,泪流干。

“萱儿,你说,为什么阳阳会是那种男人呢,我真傻,这世界上的好男人怎么可能被我碰到呢?不对,应该是那么好的男人为什么会遇到我这么恶劣的。他不我了,还是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呢?我知道他和她是一起长大的,而我就像是第三者一样。”

“小娅,你才不恶劣,一点儿也不恶劣,很可爱的。”花萱抱住乔瑜娅的身体,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

“是吗?我总爱和他吵架,还蛮不讲理,这样的我他真的喜欢吗?萱儿一定是在安慰我,我知道我是怎样的人。说起来,你和凌溪影也是青梅竹马呢,叫我不去想那么多这怎么可能?”乔瑜娅不停的说着,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你们都已经订婚了,那么。哦,对了,你也要小心,小心哪天他被人抢了去。”

“好了,小娅,你别再喝了,你喝多了。”花萱夏担忧道。

“没事儿的,我是谁啊?女侠你知不知道?就是传说中的乔瑜娅,认识吗?能喝!”乔瑜娅笑了笑,突然变得认真起来,“其实啊,我真的很羡慕你,你从小就在幸福中,要什么有什么。而我,我不是。我生来就不被我疼爱,他只疼爱他的儿子,严重的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我就想啊,怎么啦?女孩一样可以比男孩强,对不对?我以为只要每次考试都考第一他就会施舍一点点微笑给我,但是我错了,我一直错到现在,其实无论我多努力多听话他都不会对我笑。我妈生我时难产,死了……如果她还活着,她肯定会特别的疼爱我,我敢肯定,至少要比我爸更爱我。他们都说我长的像我妈,可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她,甚至连照片都没有看见过,你说我是不是特不幸?阳阳他对我好,他说他爱我,我当时好好幸福你知道全国好的癫痫病医院吗?我想,他是不是上天派来的,让我这个没人疼爱的找到一个幸福的家?可是,如今呢?这一切都只是而已,是一场梦!现在梦醒了,他不爱我了,不爱了,他不爱了……”乔瑜娅的泪水重重的砸在花萱夏的手上,花萱夏的心都快碎了,她无言以对,只是祈祷着,这才是真正的恶梦,梦醒了就好。( 网:www.sanwen.net )

天色还是蒙蒙亮的时候花萱夏就扶着乔瑜娅出了KTV,街道上只有晨风在喧嚣,香樟树的叶子沙沙作响,早的清晨有着彻骨的寒意。现在回学校恐怕宿舍还没有开门,花萱夏一时迷茫了,竟然不知何去何从。

“萱儿,我们去樱园的高亭处看日出吧。”乔瑜娅笑了笑,望着花萱夏的脸,“你哭丧着脸就像个迷途中的孩子。你放心啦,我这么漂亮的才女,岂能找不到好男人?”

“好,来,靠近一些。”花萱夏搂住乔瑜娅纤细的腰,两人在晨风中紧紧的靠在一起向樱花园走去。

途中又闻琴声,“小娅,我们还是回去吧,外面太凉了,你又喝了那么多酒……”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害怕听见那样的琴音,又或者是害怕见到那个人。

“门又没开,回去干嘛?我要看日出!”乔瑜娅的嗓门向来比较亮,“我一点儿都不觉得冷。”

这时,琴声戛然而止。

“萱儿。”左尚谨突然出现在花萱夏和乔瑜娅的面前,花萱夏早有预料,却吓了乔瑜娅一跳。

“我去,吓死老娘了,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好?没常识!现在天还没亮,眼神儿不好的还以为撞鬼了呢。”乔瑜娅凑近,认真的看了看左全国专业治疗癫痫病尚谨的脸,指着左尚谨就批评起来,“原来是你啊,别以为你长的帅就可以装神弄鬼,别以为你拉得了几首破曲子就能变王子,我最看不惯你这样的男人。有本事就单挑!”

“不好意思,小娅有些醉了,请谅解。”花萱夏连忙道歉,不料乔瑜娅挣脱了她的手向左尚谨走去,不会是真的要打架吧?

“借我。”乔瑜娅接过左尚谨手中的小提琴,轻轻地放在肩上。霎,的旋律如千万根藤萝爬上心头,越缠越紧,愈绕愈密,几乎要把一颗心撕碎。

曲终,花萱夏已经是泪流满面了,她深刻的感受到了乔瑜娅心底的情绪,她的心竟是支离破碎的模样,就像浅薄的琉璃一样,令人不忍触碰。

朝阳静悄悄的爬上了樱花树的顶端。乔瑜娅把小提琴递给左尚谨后抬头望着那一轮红日,“连日出也错过了。”

“不是还有明天吗?”左尚谨微笑着,与乔瑜娅相反,他的内心是充满希望的。

“可有些事物,是没有明天的。”乔瑜娅感叹道,“我劝你最好不要爱上她。”她转身对左尚谨说。

“为什么?”左尚谨笑了笑,丝毫不把那样的话放在心上。

“很抱歉,我有我爱的人,恐怕你会受伤。”花萱夏的嘴角扬起一丝笑容,她希望这一句话能够让左尚谨不再留恋于自己。

左尚谨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失落感充满全身,难道她就真的那么爱凌溪影吗?她一定是不记得某些事情了。

当整个学校完全沐浴在日光中时,花萱夏和乔瑜娅已经回到了宿舍。乔瑜娅连鞋子也没脱就倒头大睡了,花萱夏帮她盖好被子后便去了教室。教室里来的早的也就那么几个,花萱夏总喜欢坐在窗子旁边,现在从那里可以望见一棵樱花树。癫痫诱发因素

“我刚才看见你和小娅了。”刚进教室的易铭轩坐到了花萱夏的身后,他拍了拍她的肩膀说。

花萱夏理都不想理他,想起上次的事就不爽。事情是这样的,花萱夏本来刚买了宫崎骏手稿原画限量珍藏本,正走在路上乐滋滋的翻阅着,刚好被同样是宫崎骏动漫控的易铭轩看见了,他特别激动的夺过花萱夏手中的限量珍藏本就往前跑,不巧,下水道的石板不知道何时被移开了几块,易铭轩整个人就直接跳了下去,花萱夏都看傻眼了,缓过神就捧腹大笑,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当易铭轩把她那宫崎骏手稿原画限量珍藏本扔上来时,她脸都黑了,看着全身污黑的宝贝就有种自己被毁容的。自此,花萱夏再也无法原谅易铭轩。

“小娅她……怎么啦?”易铭轩小心翼翼的问道。

花萱夏一副冷漠到底样子,埋头翻看着资料,对于某人的问题完全忽视。

“萱儿,你可不能这么对我啊。”易铭轩欲哭无泪,上次的事情难道不是自己最倒霉吗?回宿舍洗了五个小时才把身上的臭味洗掉。

“那就还我宫崎骏手稿原画限量珍藏本。”

“你可真现实!”易铭轩依依不舍的从花萱夏的身后递出一本崭新的宫崎骏手稿原画限量珍藏本,“我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给你弄到手的!”

“啊——易铭轩,你真是太酷了!”花萱夏两眼一亮,脸上的笑容立刻就绽开了。

“我不是说过我会对你的宝贝负责吗?既然这样的话,那小娅的事……”易铭轩不好意思的问道。

“有什么问题就快问,我的时间金贵着呢!”花萱夏只顾着翻看手中的宝贝。

“小娅她看起来挺不开心的,到底怎么啦?”易铭浙江治疗癫痫好的医院轩倒是很留意乔瑜娅。

“醉了。”花萱夏知道他对乔瑜娅存着什么样的心,就算易铭轩从不承认。

“那是为什么呢?”易铭轩有些疑惑。

“。”花萱夏有些不耐烦了,这样的事不和易铭轩说比较好吧。

“那又是为什么呢?”易铭轩更加紧张了,想必这件事情很严重。

“你问那么多问题干嘛啊?懒得理你,你最好别打小娅的主意,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花萱夏斜了易铭轩一眼。

“我作为她的怎么就不能关心她了?你就和我说说怎么了?”易铭轩有些委屈,不明白与花萱夏怎么就这么不好相处。

“好吧,看在你经常帮助我和小娅的份上我就和你说,小娅她昨晚……”花萱夏凑近易铭轩的耳朵。

“我去找谢楷阳。”易铭轩气愤的起身欲走,却被花萱夏一把拉住。

“坐下!”花萱夏近乎命令式的语气叫住了易铭轩,“你这样只会让她更伤心,冲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谢楷阳不是那样的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我和你说是让你帮我去证实这件事情。”

易铭轩坐了回来,落寞的他握紧拳狠狠的捶向身旁的白墙,淡淡的血痕令花萱夏的心颤抖了起来,一向活泼的阳光也会做出如此狂躁的举动。

易铭轩对乔瑜娅也算是一见钟情,只是乔瑜娅已名花有主,易铭轩也不曾想去松松土,只是一直在默默的关注着她。他对她的爱仅仅只埋藏在心里,看乔瑜娅的眼神总是那样的眷恋,那样的悲伤。如今,她受了伤,他心如刀绞般,却不知可以为她做些什么。不知不觉中他更加怀恨起那个女人。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aefqz.com  青色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