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色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该享受的时候,千万别犹豫情感

来源:青色文学网   时间: 2020-11-30

以前总觉得死亡离我很远。远到还有几十年的光阴才会遇见它。甚至于,我认为疾病也离我很远,好似重病都是天方夜谭。

但最近我才发现,死亡竟是如此稀松平常的事情,以至于,在转瞬之间就会永逝。

那些我小心翼翼的日子里,还是会遇到难以抵抗的意外。

坐着Gita的摩托车准备去市里的Ktv唱歌,这是我半年以来第一次在印尼唱歌,喜悦之余遂穿上了飘逸的白色长裙,化了精致的妆,兴高采烈的跳上了Gita的摩托车,戴上了头盔。

坐在她的背后,贪晌着这午后的安逸,拿出手机,给远在国内的母亲发了条信息:“我要出去玩了。”言语之间透着兴奋。再一抬眼,就看到了迎面而来,毫无减速之意的摩托车,当时,我的嘴角竟然闪过一丝冷笑,心中暗想:“这定是要撞上了。”

果不其然,两车相撞,三人倒地。

或许是命,车速不快,我没有受伤。Gita受了皮外伤,摩托车压在了她的身上,一条腿的裤子已经被撕裂,露出了鲜红的肉。当时的我内心竟有些喜悦,心中闪过一丝:“我真幸运”的想法,我起身,站在红灯下的十字路口,看着躺在不远处的那个男人,心中有些不爽。为什么要闯红灯,不想要命了吗。但转念又看了看的白裙子,毫无破损,心中又多了几分幸运之感。

随后,看到了倒地无法起身的Gita,这才猛然惊醒,赶忙将摩托车从她身上扶起,这时,经过的路人,也纷纷前来援助,将Gita扶到阴凉的地方。Gita瘸着腿,蹒跚前行的样子,让我很难过,毕竟她什么错也没有,她按照交通规则正常行驶,小心谨慎的害怕撞到别人,但还是被别人猝不及防的撞了。

再回头去寻那个肇事的人,早已消失了。

这不禁让人感到气愤,再抬头看看十字路口,果不其然,并没有摄像头。

最恨这种惹了事,不敢承担责任的男人。

就像那个将我撞倒的人一样,让人恨得牙痒,不知道他们这样逃逸的人,晚上会不会做噩梦,会不会被困在撞人的梦境里走不出来。

当年,我外婆身体硬朗,在家中庆祝完看癫痫正规医院75周岁生日后,硬要独自一人离开院子,去远处的公共厕所方便。外婆的家是一个带庭院的宅子,没有的卫生间,要过一条马路才能找到公共的卫生间。

那天晚上,天已黑,大家都劝外婆不要去公共卫生间了,用夜壶就可以了。但是偏爱干净的外婆没有同意,执拗的要一个人去卫生间,不让人陪。

外婆去了很久都没回来。

家里人开始着急了,大家穿上衣服,走出了院子。这时,看见马路的中央,躺着一个人,在黑夜的笼罩下,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单薄的像秋天的树叶。

舅舅飞奔着跑了过去……

后面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

我隐约记得,外婆住院了。她回忆着说:“当我从卫生间回来时,一辆摩托车将我撞倒了。然后……他就跑了。”

外婆再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噙着泪水,我的心里也带着恨意。跑了。难道你跑得出内心的谴责吗?你能忘得了那个漆黑的夜晚,有一个人被你无情的遗弃在了深秋的寒冷中吗?你还能享受日后安详的梦乡吗?

自那以后,外婆就站不起来了,她也无法独立的去外面晒太阳了。她的内心也日渐变得脆弱,生平最不爱麻烦别人的她需要有人为她准备一日三餐,甚至于洗澡翻身了。

我知道外婆是不情愿的,每次换衣服,她都坚持要自己换,让我去隔壁的房间,我懂她的要强和自尊,我也懂她眼里的难为情。

她慢慢的也不爱吃饭了,因为她不运动,无法自己上卫生间,所以她索性开始拒绝吃饭。她不喜欢别人看着她在床上使用坐便盆,那对于她来说,无异于鞭刑。她受不了别人同情的眼光,也受不了自己无法独立生存的狼狈。

外婆会在深夜里流泪,因为她有很多想干的事情,她想去田间地头看看棉花,想坐在院子门口的大树下看看啤酒花,她想做点榨菜,包点粽子,给孙子们分着吃。她想去大渠旁边看着游泳的孩子,叮嘱他们注意安全。因为那里经常溺死小孩,外婆总是很担心会再发生那样的意外。

但是倔强的外婆却什么也不说,她还是会笑着让我们出去玩,不用管她,即使她在寂寞,她也不会央求我们留下来陪她。她不认字,不会玩手机,每日最大的爱黄冈癫痫病医院哪家效果好好无非是看着铁栅栏外的那棵大树,麻雀在树间穿梭,留下忙碌的身影。

她多么羡慕那些鸟,它们是那样的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而她自己却连下床都异常困难。

外婆是真的很羡慕会走路的人。

她也真的很想做那些平日里她原本不在意的小事。但,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无疑是一种奢望。

外婆本来是可以多活几年的,但是却因为瘫倒在床,而失去了对生命的渴望,如同油灯,没了灯捻,日渐憔悴,最终在痛苦中死去。

我知道,外婆是恨那个肇事者的,因为他剥夺了她对生命的渴望,他给外婆带来的是对生活的遗憾和惧怕。

不能再独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对于外婆来说,是最大的折磨。

她不能再独立的出门,不能独立的使用卫生间,不能独立的去串门,不能独立的换裤子。

外婆曾多次说过:“我好想回老家看看我妈妈的坟。”

每次外婆这么说时,我的内心都很痛苦。我知道她永远都没有机会这么做了……

生命带来的遗憾在葬礼中体现的最为淋漓尽致。

前几日,我参加了Mr Martino的葬礼。他是坐在我对桌的同事。瘦高个,颧骨突出,眼窝深陷,腿有点瘸,嘴巴有点碎的印尼男人。但是Mr Martino也是一个很好的人,他每天会很有礼貌的跟你问好,然后绅士的为你开门,做出请进的手势。

他不过35岁,还没有结婚。但最终却因喉癌在1个月内就去世了。当我们所有的同事得知这个消息时,大家还处于暑假状态,没人能想到放假前还笑着跟大家打招呼的他,会在尚未结束的暑假中悄然离世。这种来自内心的打击,让人看到了生命的脆弱。

祸不单行,我旁边的MS Ester又突然中风了。前一日还在办公室里谈笑风生,但第二天就被告知中风住院了。问其病因,多半是因为生气引发的血压高。校长组织老师去医院探望她。看着曾经喜爱说笑的她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嘴角扯出的牵强微笑透漏着悲伤和倔强。她的右侧身子不能动,不知何时才能康复……

生命的脆弱在这一刻朝我敲响了警钟。

石嘴山癫痫临床治疗方法命中的意外总是让人猝不及防。

没有一丝可以防备的力量,它就是这样闯进你的生命中,给了你一记沉重的打击。我很难想象,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的痛苦,也无法揣测离世前那些遗憾涌上脑海的悲怆。

但是,我现在却能体会到生命的短暂和易逝。

也正是因为这些生命中突然造访的意外,让我成为了一个时刻享受生活的人。

我以前不明白工作的意义,也不明白挣钱的意义,一股脑的存钱好似只为了银行卡里数字的提升。但现在,我突然间就明白了,工作的意义在于让人生变的有价值,但加班并不能让人生超值,所以,我不加班。

挣钱的意义是让我享受更有品质的生活,所以,我不吝啬花钱。

存钱的意义在于让我体会更丰富多彩的生活,感受不同文化熏陶下的风景,所以,我舍得花钱。

生命太短暂。该享受的时候,千万别犹豫。

想要去最贵的顶层旋转餐厅一边吃饭,一边欣赏城市的日落,那就去吧。或许那是你仅有的一次生活体验,但是却能让你回味终身,不再遗憾。

干不完的工作,就放下吧。那些日复一日永无尽头的加班,并不能真正意义上解决你的贫穷,也不能真正提升你的幸福感。

中国人的勤奋在世界上都是有名的,我也是个勤奋的人,我努力的学习,努力的工作,努力的争取最好的机会。

但是,我却不累,不遗憾,不疲惫,不痛苦。

因为,我享受我生命的每一个瞬间——我看蚂蚁搬家,云朵在空中漂浮,红花从枝头落下,夕阳隐于薄雾藏于山峦。这每一帧画面都是我享受的过程,我与自己独处,看斗转星移,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清晨,泡一杯柠檬蜂蜜茶,煮上两个鸡蛋,站在露天阳台上眺望远处雾霭中的青山,看看东边的日出,做五十个深蹲,伸伸懒腰。

随后,打开手机,听几篇英语文章或是散文,或是最近的新歌,陶冶下情操。

傍晚,换上舒适的鞋,带上手机,独自一人去散步,看天上多变的云,它们正以自己独特的性情变化着造型;看远处的稻田,绿色中带着生的希望;看红色的屋顶,东南亚与济南到哪里治疗癫痫好欧洲的巧妙结合,给这里的房屋增添了不少的趣味。

印尼的人不爱走路,所以在这偌大的别墅区里,只有我一个人在缓缓的行走,感受宁静的傍晚所带来的内心平静。

听着音乐,看着东南亚特有的风景,如若碰到让我心动的画面,便毫不犹豫的拿出手机,记录下这短暂的美好,那些在别人眼中毫不起眼的生活场景,在我的心里却饱含着特别的美,那种直击灵魂,让人陶醉的美。

生活并不能处处给我制造美好,但是我却要通过灵魂,来发现平常日子里的那些琐碎的感动。我用尽自己的能量感知他们的美丽,为的是不让自己孑然一身时倍感遗憾,更为的是不让自己或许无趣的人生更加悲凉。

我贪晌着爱情,拥抱着友情。我走进河山,寻觅自然。

当我从Gita 的摩托车上跌倒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生命会在一瞬间消失。所以,一定要在它尚未消失前,去做让我开心的事情,去吃我喜欢吃的东西,爱我想爱的人。

无论他在多远的彼岸,无论他在多远的未来。因为我想见他,我就一定要见到他。因为我怕,如果我再犹豫,再等待下去,生命不会再给我继续的机会。

逝者已逝,生者永生。

时间的长短并不能决定生命的质量。但时间的长短却能决定你遗憾的数量。我不想有一天会带着遗憾和悔恨离开这个世界,我也不想带着碌碌无为在藤椅中逐渐睡去。

我要享受我的生活,追寻我的梦想,即便下一个转角我遇见了死亡。我也能笑着跟他说“你好,我愿意跟你走。”

因为我爱过了,吃过了,看过了,感受过了,经历过了,原谅过了……

那些爱我的人啊,我也爱你们。

但从此时此刻起,我会更爱你们。

不会再跟你们生气,不会再为了琐事与你们争吵。

因为,或许有一天

我会突然见不到你们,

到那时,再悔恨。

就太晚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aefqz.com  青色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